你好,歡迎來到世鋁網 [請登錄] [免費注冊]
當前位置: 世鋁網  >  鋁業資訊  >  行業聚焦  >  正文

10月云南鋁產業調研紀要: 長期產能格局確立VS短期新投節奏不定

2019-10-12 09:11:26 來源: 國泰君安期貨

  重要提示:報告表述內容不構成投資建議。

  【報告要點】

  2019年10月9日-11日,我們前往云南調研了當地自鋁土礦-氧化鋁-電解鋁-下游鋁加工及貿易的鋁全產業鏈,涉及調研企業6家。

  從此次云南鋁產業調研情況看,在市場最關心的云南電解鋁新增產能問題上,首先中長期產能格局明確,云南電解鋁產能增加是大勢所趨,這是未來幾年內影響國內電解鋁供應端的關鍵變量,另一大關鍵變量在內蒙古。其次,短期產能投放的節奏存在較大不確定性,短時間集中批量上馬電解鋁產能的可能性并不高,因為受到環保、供電能力、原料匹配及運輸成本、優惠電價等因素的制約。

  最后,被調研企業對年內11-12月鋁價走勢較為關心,參加調研的私募基金及貿易商也給出了相應的觀點。總的觀點認為主要還是取決于鋁錠去庫速度,如果10月下半月及11月還能恢復較快去庫,當前價位或有一定支撐,但12月要重點關注魏橋和信發復產情況。在重點談到的短期鋁價走勢上,就當前盤面而言,有機構認為鋁價的下跌或已經反映了國內原鋁需求差及出口需求受到的中美貿易摩擦的負面影響。年底前供應端邊際恢復的速度可能會比預期的慢,空頭去打的意愿不會太強。要明確地做下跌趨勢,還是要到某個時間節點,供應恢復速度開始快于需求時再做。

  本周我們前往云南調研了當地自鋁土礦-氧化鋁-電解鋁-下游鋁加工及貿易的鋁全產業鏈,涉及調研企業6家。從此次云南鋁產業調研情況看,在市場最關心的云南電解鋁新增產能問題上,首先中長期產能格局明確,云南電解鋁產能增加是大勢所趨,這是未來幾年內影響國內電解鋁供應端的關鍵變量,另一大關鍵變量在內蒙古。其次,短期產能投放的節奏存在較大不確定性,短時間集中批量上馬電解鋁產能的可能性并不高,因為受到環保、供電能力、原料匹配及運輸成本、優惠電價等因素的制約。

  1.中長期格局的確定:云南是未來1、2年國內電解鋁供應端的關鍵變量

  當前國內的電解鋁市場,在尋找供應端的區域增量上,除了內蒙古就是云南,云南毋庸置疑將成為未來1、2年國內電解鋁供應端的關鍵變量。在中央及地方政府政策傾斜和中鋁公司的戰略布局下,云南目前已經成為中鋁除內蒙古、山西、廣西及貴州以外的第五大鋁產業基地。

  以某氧化鋁廠為例,該企業計劃于明年6月投產的50萬噸電解鋁項目,原本落地在廣西的百文園區,云南給電,廣西給礦。但是基于國務院給云南在有色產業特別是鋁衍加工項目的重點規劃,以及云南省政府主打的“綠色能源、綠色食品、綠色健康的生活目的地”3張牌,鋁產業鏈衍生產業的打造就成為從地方政府到企業母公司的戰略重心。該企業母公司并入中鋁后,云南鋁產業鏈衍生基地就落地在了文山州,未來中鋁的遠期規劃是在當地打造出千億級的鋁全產業鏈。

  因此,從大的電解鋁行業格局來看,從2000年至今基本上每5年都在發生一次明顯的產能轉移,2010年后高成本產能逐漸向新疆轉移,而近兩年又開始轉移至云南、內蒙古等地,原先的電解鋁大省河南在目前國內電解鋁產量的貢獻上已經屈居第8位,在不遠的將來將很快掉出前10。而我們此次調研的云南省電解鋁產能目前運行產能已經接近260萬噸,遠景規劃達到400-600萬噸。不過從云南省水電供應能力來看,400萬噸的產能目標相對更為可靠。主要的投產區域分布在阜寧(神火)、大理(其亞和溢鑫)、文山、昭通(海鑫)等地,地方政府計劃是會配套優惠電價。

  電解鋁行業大格局的變遷,本質上還是電解鋁產能在質和量上的升級,在未達到工信部產能上限之前,電解鋁產能規模的擴張仍是大趨勢,而同時高成本產能向低成本區域的轉移也同時伴隨了電解鋁平均成本線的下移。當然,短期在節奏上還是有一些不確定性。

  2.短期新投節奏的不確定:“綠色能源”VS“綠水青山”

  從國家戰略層面要高質量發展的導向,云南走水電鋁的大方向沒有問題,但是實際落地過程存在較大不確定性。這主要存在幾個不利因素,例如環保、供電能力、原料匹配及運輸成本、優惠電價落實等。

  第一要考慮環境容量和環保問題,目前云南的鋁生產企業分布在云南各地的幾個電解鋁廠都是30萬噸上下,不像魏橋走規模化經濟。規模化有非常大的經濟效益,但是云南現有的鋁廠很重視環境,綠化和環保都非常重視。未來如果短時間上馬這么多項目,環境容量是否能夠承受是個大問題。而且,政府層面的環保壓力也不小。我們在調研過程中的理解是,即使云南省政府打出“綠色能源”的牌,也還是要服從國家政治大背景所倡導的“綠水青山”。更何況,云南還是一個以旅游業為經濟主要支柱產業的區域,又有眾多少數民族聚居,短時間內集中批量上馬電解鋁冶煉項目對大氣污染的潛在影響及后續的連鎖反應,恐怕并不是當地政府所樂見的。從調研了解的情況看,原本阜寧神火項目預計今年9月可以投,現在推遲到了明年6月;大理其亞項目據悉也遭遇電力問題;而云南省鋁生產企業原本在麗江和保山的項目也被叫停,大理和昭通的項目也只是上馬了原計劃的一半產能。如果做大了電解鋁蛋糕,卻反而失了旅游業蛋糕,這也不是一筆劃算的生意。

  第二要考慮原料供應和運輸成本問題,云南的電解鋁廠從碳素到氧化鋁,都還需要依賴外省供應,這無疑會增加原料成本。而云南的鋁廠另一大弊端是對外運輸的物流成本也過高。云南部分新建產能不通鐵路,只能走汽運,運輸成本較高,能通鐵路的區域運往廣東和無錫的運費也不便宜。

  第三要考慮電費和電力供應,云南電費要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以前高的時候5毛多,現在政策支持下也還是在3.5毛上下。而且,政府承諾的優惠電價,在實際落地過程中也存在一些問題。政府對部分企業原本承諾的2.5毛/度電價也有提高到2.8毛/度。另外,就云南豐水期的棄水量對應的發電量來看也不過300億度電,上馬100萬噸電解鋁產能,就需要100多億度電。當前云南水電供應量能否匹配未來這么大體量的電解鋁項目,現在有不確定性。

  第四,地方政府的政策傾斜更偏重鋁加工就地轉化,與金融機構談加工類項目融資更容易談。例如某企業計劃于明年6月投產的50萬噸電解鋁項目,政府給出的指標是希望當地下游轉化率要達到80%以上。目前下游投資項目有在談,但還不多。該企業母公司并入中鋁后,在公司經營管理能力及物資采購、銀行融資等層面都有了明顯的提升,但同時企業自身在成本及盈利考核上的壓力也在增大。因此,企業在建設電解鋁項目時,對銀行融資還是有一定成本顧慮,希望可以尋求產業基金助力。

  所以我們的理解是,云南在逐漸成為中鋁第五大鋁產業基地的過程中,當地政府的導向應該還是重在一個“衍”字,著力推動的是對電解鋁全產業鏈延伸性的打造,而并非局限在單單電解鋁冶煉一個環節。這也是為什么云南冶金及中鋁公司會將云南鋁產業基地重心放在文山,同時政府要給出80%以上電解鋁當地下游轉化率的原因。從這個角度也能看到,云南雖然沒有諸如《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8-1019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這樣的政策明文來限制電解鋁生產,但環保問題是植根在當地經濟命脈上心照不宣的一根紅線。

  3.下游鋁加工:尋求產品多元化拓展,地方區域性有增量

  從此次調研下游鋁加工企業的產銷情況來看,凸顯兩個特點:

  第一,多數企業都有多元化拓展下游產品線的訴求,希望增厚企業加工利潤。有電解鋁+鋁合金一體的企業征詢了102、104、高精鋁、小眾材例如4系焊材等產品的市場需求前景,也有純做電解鋁的企業想上合金產線的規劃。另外,下游鋁加工企業也有拓展高端產品線的計劃,除了增加鑄棒的產量(因為客戶增加)及提高鑄井深度外,還在規劃合金錠和大扁錠的項目。

  第二,節后云南下游型材開工提升,訂單增加,但因云南型材加工能力原本就不夠,所以只能算是鋁加工環節出現區域性增量,對全國的表征意義不大。從下游訂單情況看,下游鋁加工企業(鋁棒及合金錠)的反饋是國慶節之后,云南當地的下游型材廠開工明顯在提高,型材廠增加了生產設備,訂單有顯著增量,但我們認為表征意義不大。云南省內的型材廠主要還是供給民用門窗為主,終端需求總量其實并不大,變動也比較平穩,年需求量大約在40-50萬噸,但是受限于省內型材加工能力不夠,所以還需要省外采購。這種省內供不應求的失衡,恐怕是推動云南當地型材產出提升的主要原因,而并非實際終端需求有多好。此外,云南40-50萬噸對民用型材的終端需求量還是在全國占比太小,不具有太強的表征意義。而從參與調研的山東鋁貿易商的反饋來看,今年山東臨沂及臨朐的型材消費情況都不樂觀,越大的型材廠情況約糟糕,越小的反而相對還好,因為小企業運作更靈活。

  4.調研總結:長期產能格局明確,但短期新投節奏不定,對短期鋁價并不悲觀

  從此次云南鋁產業調研情況看,在市場最關心的云南電解鋁新增產能問題上,首先中長期產能格局明確,云南電解鋁產能增加是大勢所趨,這是未來幾年內影響國內電解鋁供應端的關鍵變量,另一大關鍵變量在內蒙古。其次,短期產能投放的節奏存在較大不確定性,短時間集中批量上馬電解鋁產能的可能性并不高,因為受到環保、供電能力、原料匹配及運輸成本、優惠電價等因素的制約。

  最后,被調研企業對年內11-12月鋁價走勢較為關心,參加調研的私募基金及貿易商也給出了相應的觀點。總的觀點認為主要還是取決于鋁錠去庫速度,如果10月下半月及11月還能恢復較快去庫,當前價位或有一定支撐,但12月要重點關注魏橋和信發復產情況。對于明年,因為有供應放量和需求走弱預期,明年開始的鋁價預期偏悲觀。

  在重點談到的短期鋁價走勢上,就當前盤面而言,有機構認為鋁價的下跌或已經反映了國內原鋁需求差及出口需求受到的中美貿易摩擦的負面影響。后期鋁價會不會繼續下跌,取決于兩點:

  其一,需求端是否崩盤,但是年前來看內需平穩,外需環比存改善可能,邊際上需求端中性偏強。內需上,一方面下游消費受到的環保影響已經較為充分,河南地方板帶廠開工現在已經壓到70%左右,后期進一步下壓的空間不大。另一方面,鋁今年消費差,其實不是差在終端,是差在原鋁和中間環節。今年與鋁終端消費相關的玻璃和塑料等消費都不差,但是原鋁消費增速低,主要歸咎于廢鋁替代的擴大,以及下游中間環節的主動去庫。鋁下游加工鏈條太長,每個環節都在去,影響的需求就會很大。但是現在來看,廢鋁在經歷過去兩年的大量使用之后,積蓄率已經較低,后期增量將主要取決于回收率和使用效率,多拆多少建筑門窗,這一點來看廢鋁對原鋁需求的擠壓空間在縮窄。而中間環節因為已經處在較低庫存,一旦后期宏觀沒有預期的差,下游主動一補庫,這個需求的增量可能會比較可觀,但這個補庫的時點不好說。另外在外需上,出口鋁材按照結構來看,重熔卷影響,年初就開始往下降,但現在繼續下壓的空間在縮窄,桿、管、型材影響都不大。板帶企業出口在經歷9月份的環比下降下,10月出口訂單預計環比持平,11月出口可能會反彈。這主要是考慮到加工材出口企業和下游廠家之間的關稅分擔已經談妥,后續主要就是看美國需求量,預計年底前美國需求邊際有增量。

  其二,供應端上,短期供應壓力不大,重點關注魏橋和信發的量,樂觀點估計他們的量要爬產到12月,供應端邊際恢復的速度年前可能會比預期的慢。這又與2015年不同,所以即便需求端還是差,只要短期供應壓力不大,那么空頭去打的意愿就不會太強。要明確地做下跌趨勢,還是要到某個時間節點,供應恢復速度開始快于需求時再做。

  附調研企業具體情況:

  上游氧化鋁企業——A企業

  1、企業簡介

  A企業位于云南文山壯族苗族自治州,是該省鋁生產企業全資子公司,2006年注冊,2008年建設,2012年正式投產,坐擁文山州境內全部鋁土礦資源。企業主產冶金級砂狀氧化鋁,采用高溫拜耳法生產工藝,秉承高效、環保、可持續的發展思路。

  2、現有產能情況

  A企業目前擁有一期氧化鋁產線設計產能80萬噸/年(實際達產可接近100萬噸/年),二期產線技改后產能升級至60萬噸/年,合計有設計產能140萬噸/年,預計今年全年實際產量接近150萬噸。

  此外,A企業還有在建電解鋁產能50萬噸,初步計劃明年6月可投產。按照中鋁系產能建設要求,電解鋁廠建設周期在9個月,氧化鋁廠建設周期在11個月,節奏相對比較快。另50萬噸目前需要按照電價談判方案再定,目前尚處在尋求指標和選址的階段。

  3、原料及成本情況

  A企業坐擁文山州境內全部鋁土礦資源,擁有26個礦山探礦權,合計1.13億噸儲量。這其中,企業擁有4個礦山采礦權,目前在采3座礦山。因近兩年鋁土礦礦權整頓,從探礦權轉成采礦權的審批時間在拉長,大約接近1年時間。文山州的鋁土礦資源,與中國廣西及境外越南隸屬同一個礦脈,品位與貴州遵義礦接近,但含硫量比貴州要低很多,堿耗相對更低。企業噸氧化鋁堿耗接近130-140kg,接近行業平均水平。

  企業所采鋁土礦屬于一水硬鋁石,主要采用高溫拜耳法生產工藝。各礦山品位差異較大,高的鋁硅比在8-10,低的接近5,企業入磨鋁硅比大約在6.7-7。近兩年,企業所使用的鋁土礦品位也呈現逐年下降的趨勢,但該企業入磨鋁硅比還是明顯高于山西、河南等產區。文山州的鋁土礦主要是雞窩礦,露天表層礦為主,礦采深度較淺,這也是企業擁有的礦權眾多但分散的原因。2017年,企業曾嘗試使用進口礦,但因運輸成本過高,噸礦(濕噸)從廣西防城港運過來大約需要210-220塊錢運費,因礦內水分也要算運費,實際干噸礦的綜合運費接近300多塊錢,因此目前主要使用的還是當地礦。

  從A企業財務部門了解,其每噸氧化鋁的完全成本(含稅)接近2400多塊錢,現金成本(含稅)接近2000多塊錢。在該企業母公司并入中鋁之前,即便氧化鋁價格跌破成本,企業也很難減產,因為該企業生產的氧化鋁需要滿產來保障母公司電解鋁項目的原料供應,事實上其母公司電解鋁項目除了需要A企業滿產供應外,尚存缺口需要外采。所以,以往A企業的盈利考核還是在其母公司整個業務大盤子里進行。但是,在去年該企業母公司并入中鋁之后,A企業自身的成本及利潤考核均有了明確的指標紅線,這也成為了當前中鋁系企業積極降本增效的主要驅動,A企業也不例外。

  4、銷售情況

  A企業所產氧化鋁全部銷售給母公司國貿公司,每月接近13.5萬噸產量,主要銷往云南省內3個地區,分別是建水、蒙自、陽宗海,銷售給母公司內部電解鋁企業包括涌鑫、淯鑫、澤鑫、大理溢鑫等。目前A企業氧化鋁產量不能完全滿足其母公司內部需求,其母公司當前運行電解鋁產能接近260萬噸。按照云南當地水電供應量估算,A企業預計其母公司遠期電解鋁產能大概率接近400萬噸,再加之A企業本身明年6月計劃投產50萬噸電解鋁產能,屆時云南電解鋁產能需要更多依賴臨近省份例如廣西(防城港、平果、華銀、信發)和貴州的氧化鋁供應。

  5、與A企業交流感受

  第一,在政府政策傾斜及中鋁公司戰略布局下,云南目前已經成為中鋁除內蒙古、山西、廣西及貴州以外的第五大鋁產業基地,而文山則計劃打造成云南鋁基地的產業鏈衍生腹地。A企業計劃于明年6月投產的50萬噸電解鋁項目,原本落地在廣西的百文園區,云南給電,廣西給礦。但是基于國務院給云南在有色產業特別是鋁衍加工項目的重點規劃,以及云南省政府主打的“綠色能源、綠色食品、綠色健康的生活目的地”3張牌,鋁產業鏈衍生產業的打造就成為從地方政府到A企業母公司的戰略重心。A企業母公司并入中鋁后,云南鋁產業鏈衍生基地就落地在了文山州,未來中鋁的遠期規劃是在云南打造出千億級的鋁全產業鏈。

  第二,盡管遠期規劃凸顯當地政府及產業主體的決心,但是現實面臨的問題并不少。例如,A企業所在地是云南不通鐵路的地方,貨源全部只能走汽運,原料及成品運輸成本較高。其次,地方政府的政策傾斜更偏重鋁加工就地轉化,與金融機構談加工類項目融資更容易談。A企業計劃于明年6月投產的50萬噸電解鋁項目,政府給出的指標是希望當地下游轉化率要達到80%以上。目前下游投資項目有在談,但還不多,主要以鋁棒、電纜、焊絲、A356(其母公司主打產品)等為主。

  第三,A企業母公司并入中鋁后,在公司經營管理能力及物資采購、銀行融資等層面都有了明顯的提升,但更重要的恐怕還是企業自身在成本及盈利考核上的壓力增大。A企業50萬噸的電解鋁項目,目前在銀行融資層面有一定成本顧慮,并有意仿照此前馳宏鋅鍺項目,尋求產業基金分階段投入分享短平快的收益。

  中游電解鋁企業——

  B1企業:

  1、企業簡介

  B1企業坐落于云南省紅河州建水縣羊街工業園區,同樣是該省鋁生產企業全資子公司,主營產品包括重熔用鋁錠、A356.1、A356.2、AC4B、ADC-12等十余種合金扁錠,是云南省“國家環境友好企業”。

  2、現有產能情況

  企業現有電解鋁產能33.5萬噸,合金產能26萬噸,其余鑄錠。今年10月份預計再上15萬噸大扁錠(流向下游板帶材),減少部分合金產品,計劃后期該企業鋁水資源全部做到合金化。企業電解槽規格為420KA,噸鋁電耗不到13000度。在槽子檢修時限上,母公司給B1企業定的指標是2700天。關停一個420KA電解槽的重啟費用大約接近100多萬元,涵蓋原料、人工等費用。

  3、原料及成本情況

  上游原料依賴A企業氧化鋁供給,也有部分中鋁內部外采,如廣西和貴州來外采,另外該企業和廣西信發也有訂單量。在預焙陽極供應上,B1企業有自己的碳素廠(源鑫碳素),碳素年產能60萬噸,基本可滿足企業所需。中鋁內部也有碳素廠,也可調劑供應。

  在電力成本上,云南和其他西南產區類似,以水電供應為主,豐水期為每年4月-10月,電價大約在3.1毛/度,枯水期為每年11月-次年3月,電價大約在3.6毛/度,平均下來3.3毛左右(此數據來自A企業調研信息)。B1企業談及近幾年平均電價在3毛多一點。另外,目前云南新建電解鋁項目據說是可以給到2.5毛,存量電解鋁項目電費將向2.8毛靠近。不過,從A企業了解的情況,其將于明年投產的50萬噸電解鋁產能原本是可以給到2.5毛電費,但是目前也只能談到2.8毛。

  4、下游銷售情況

  B1企業所產合金及鑄錠銷售全部交給該企業母公司國貿公司,由國貿公司直接與下游簽單,該國貿公司也會供應中鋁國貿。A356都是年度長單合同,定價按照每月26日-次月25日月均價,加工費區間大約在600-900元/噸。從企業到廣西欽州港走海運的話,運輸周期容易拉長,企業會因此承擔價格風險。另外,合金產品從企業當地拉往無錫的鐵路運費大約接近400塊錢。企業合金產品利潤較薄,據悉不到100-200元/噸。有時合金和鑄錠價格倒掛也在正常供貨,主要是為維持與下游客戶長期穩定的業務規模。

  5、與B1企業交流感受

  第一,企業有調整目前合金產品線的訴求,征詢了102、104、高精鋁、小眾材例如4系焊材等產品的市場需求前景,希望增厚企業加工利潤的意愿較強。

  第二,從B1企業側面了解了云南當地電解鋁新增產能之所以投產緩慢的原因,主要還是受制于政府層面的環保壓力。即使云南省政府打出“綠色能源”的牌,也還是要服從國家政治大背景所倡導的“綠水青山”。更何況,云南還是一個以旅游業為經濟主要支柱產業的區域,又有眾多少數民族聚居,集中批量上馬電解鋁冶煉項目對大氣污染的潛在影響及后續的連鎖反應,恐怕并不是當地政府所樂見的。從A企業了解的情況亦是如此,阜寧神火項目(目前在建)預計要到明年6月才會投出來,大理其亞項目(目前也在建)據悉也遭遇電力問題。此外,A企業母公司原本在麗江和保山的項目被叫停,大理和昭通的項目也只是上馬了原計劃的一半產能。如果做大了電解鋁蛋糕,卻反而失了旅游業蛋糕,這也不是一筆劃算的生意。所以,云南在逐漸成為中鋁第五大鋁產業基地的過程中,當地政府的導向應該還是重在一個“衍”字,著力推動的是對電解鋁全產業鏈延伸性的打造,而并非局限在單單電解鋁冶煉一個環節。這也是為什么云南冶金及中鋁公司會將云南鋁產業基地重心放在文山,同時政府要給出80%以上電解鋁當地下游轉化率的原因。從這個角度也能看到,云南雖然沒有諸如《京津冀及周邊地區2018-1019年秋冬季大氣污染綜合治理攻堅行動方案》這樣的政策明文來限制電解鋁生產,但環保問題是植根在當地經濟命脈上,心照不宣不能輕易觸碰的紅線。

  B2企業:

  1、企業簡介

  B2企業坐落于云南省曲靖市沾益電鋁一體化產業園區內,企業前身為云南東源煤業企業曲靖鋁業有限公司,建廠至今十余年,現在同樣是該省鋁生產企業全資子公司,也是省內目前單體的電解鋁企業。主營鋁錠和鋁水,鋁錠產品主要分為普鋁(含鋁量99.7%)和高品鋁(含鋁量99.85%以上),鋁水主要供給該企業周邊鋁下游加工廠。

  2、現有產能情況

  企業目前擁有38萬噸電解鋁產能,其中240KA規格的產能在15萬噸/年,電解槽246臺;350KA規格的產能在23萬噸/年,電解槽240臺。目前企業維持滿產狀態,即使槽況不好,但在當前市場情況下,能挺就挺。企業主要特色在高品鋁,年產量大約接近5萬噸,也可以針對下游個性化定制生產低金屬元素的高品鋁。企業鋁水供應比例據悉是全省最高水平,大約接近20萬噸。企業所產的原鋁鐵含量標準在鋁行業內居前,行業平均一般在0.13%-0.15%,但該企業可以做到0.07%。原因在于,氧化鋁粉優質,陽極更換積極,以及電流效率較高。

  3、原料及成本情況

  上游原料氧化鋁主要依賴文山和廣西供應,文山汽運,廣西鐵運。陽極碳素依賴紅河州的源鑫碳素廠及企業配套碳素產能,不需要外購。企業電費去年平均接近3.67毛/度,今年迄今平均電價接近3.2毛/度,但全年平均電價可能也會在3.5毛/度以上。

  4、下游銷售情況

  企業所產普鋁主要銷往華南,汽運費大約在320元/噸,鐵運費不到300元/噸。企業所產高品鋁主要銷往湖南,主要流向煙花爆竹(燃芯)、助燃劑等終端需求。定價上,高品鋁一般升水普鋁120元/噸。

  5、與B2企業交流感受

  第一,企業有上合金的初步意愿,但具體項目未定。企業上合金的計劃,也并不是來自當地政府或其母公司關于合金化率的硬性指標規定。目前該企業有閑置的車間和設備及人員,希望上馬合金項目,是想提高企業生產效率,增厚企業利潤。

  第二,企業對鋁價11月和12月價格走勢較為關心,參加調研的私募基金及貿易商認為主要還是取決于鋁錠去庫速度,如果10月下半月及11月還能繼續去庫,當前價位或有一定支撐,但12月考慮到魏橋和信發產量的修復,對后市并不樂觀。

  下游鋁加工企業——

  C1企業:

  1、企業簡介

  C1企業與B2企業位于一個鋁工業園區,依托B2企業的鋁水資源,主營6系列鑄棒(6063、6061等),下游主要流向民用建材及工業配套。

  2、現有產能情況

  企業目前主營6系列擠壓用圓鑄棒,年產能接近6-7萬噸,也有少部分壓鑄合金A356正在嘗試對外推廣。之所以A356還沒有量產,主要是因為A356.2對鋁液的含鐵量要求較高,需要控制在0.08%以下,但目前B2企業還沒有承諾可以給C1企業穩定供應含鐵量符合要求的鋁液。

  3、原料及成本情況

  企業生產鋁棒既使用原鋁,也使用廢料。一般鋁型材廠從鋁棒廠購買鋁棒加工型材時會產生大約18-20%的邊角料,這部分廢料被稱為回頭廢料,因為型材廠一般都會拿回鋁棒廠做換購加工。這種廢料也叫做白料,品質基于與鋁液相當。還有部分是使用社會廢料,這部分據企業稱用量較小,因為社會廢料含量較為復雜,會影響重熔鑄棒的雜質含量。而且,社會廢料也主要是來自建筑門窗拆卸,云南當地建筑門窗拆卸數量不多,但用量卻不少。從企業廠房外圍堆放的廢料來看,同時結合此次參加調研的貿易商觀點,該企業實際使用廢料的比重應不低于20%。

  此外,企業用氣量并不高,每噸鋁棒大約消耗天然氣10方以下到20方,因為使用中緬氣,成本相對便宜,約在3.09元/方,低于內蒙古的3.2元/方。另外在鋁包鋁渣歸屬上,屬于鋁廠。如果能屬于棒廠,每噸會有50-60元/噸的額外盈利。鋁廠槽子狀況較差的情況下,甚至會有100-200元/噸的收益。

  4、下游銷售情況

  企業所產鋁棒主要銷往省內及廣東佛山,占比上對半開。流向下游70%是民用建材例如門窗料、幕墻及裝飾件等,30%是工業配套需求。流向工業材不多的原因是,單子體量太小,變相增加運輸成本。銷售模式上,對下游簽全年長單,定量定價,價格基本按照月均價定。因為企業與上游鋁廠的鋁液定價也是按照月均價,這樣就可以做到現貨端自然對沖,穩定加工利潤,目前該企業據稱有較好盈利。企業所產鋁棒銷往廣東的汽運費大約逾300元/噸,直接對下游。一般夏季前后云南蔬菜水果運往廣東較多時,企業運費偏高,反之偏低。

  C1企業對下游賬期視訂貨量、回款速度而定,一般對熟識的企業會有3-7天賬期,新企業要求現款現貨。該企業在采銷方面存在一定壓力,因為買鋁水需要預付,國慶期間一次預付了7天,但下游又存在賬期。

  5、與C1企業交流感受

  企業有拓展高端產品線的計劃,除了增加鑄棒的產量(因為客戶增加)及提高鑄井深度外,還在規劃合金錠和大扁錠的項目。希望上馬合金錠,主要是因為鑄棒和A356方棒的鑄井及爐子都可以通用,除了模具外,其他生產設備都不沖突。目前企業在合金錠項目上,已經處在設備選型和廠地布局階段,預計今年內計劃動工建設。企業對A356的消費空間也較為樂觀,認為廣東和重慶都有容量。此外,企業也在考慮1、3、5系的大扁錠項目,其認為西南有較大的消費空間,而且云南引入電解鋁項目,也會有比較確定的導電大母線需求。

  C2企業:

  1、企業簡介

  C2企業與B2 企業及C1企業均位于曲靖市沾益電鋁一體化產業園區內,企業成立于2013年5月,目前已建成年產20萬噸鋁合金生產線,主營產品包括高品質純鋁棒、鋁合金棒(1070、2A12、2A11、2024、2017、2014、5A02、5083、6063、6060、6061、6082、7A04、7A09、7075等特種工業用鋁棒、鋁型材料),高品質鋁合金錠(標準七號錠,標準ADC12,環保ADC12,ADC10,ADC6,A380,A360,lm6,氧化鋁錠、高溫鋁等各種牌號合金鋁錠)。C2企業現已成為云南省規模的鋁合金生產、加工、經營綜合性企業。

  2、現有產能情況

  C2企業鋁合金產品年產能接近20萬噸,滿產時1.7-1.8萬噸/月,目前在1.2萬噸/月。

  3、原料及成本情況

  企業生產鋁棒同樣既使用原鋁,也使用廢料。廢料使用量大約接近2000噸/月,廢料使用比例接近17%。

  4、下游銷售情況

  企業鋁棒一半銷往廣東,其余銷往貴州、云南、越南等地,也有少部分到廣西,到廣西的量在減,因為廣西本地的鋁棒廠在增加。運費上,從曲靖到佛山汽運費大約在300塊錢,但時間快,20多個小時就可以到。曲靖到無錫的運費需要500塊錢。

  企業所產鋁棒在云南省內全部是直接到工廠,省內省外加起來直接到工廠的大約占到一半。在廣東東莞也是直接到工廠,除此以外還有到貿易商指定的工廠。在銷售定價模式上,省內及廣東都是簽長單,零單較少。因為企業從上游采購鋁水是按照月均價,所以對下游也基本按照月均價結算,可以天然對沖價格風險。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企業常備鋁棒成品庫存有2000噸,比其他同行高出不少。之所以留出較高的成品庫存,企業主要是基于自身銷售模式的調整。以往企業與下游簽單都有賬期,相當于是給下游墊款。而常備更多的成品庫存后,企業就希望可以通過一定程度讓價及更快捷發貨,促使下游按照現款現貨的方式來采購。這也是目前鋁棒廠在對接下游銷售時的一個大勢所趨,希望能加快資金周轉,減輕資金壓力。

  5、與C2企業交流感受

  第一,從下游訂單情況看,企業的反饋是國慶節之后,云南當地的下游型材廠開工明顯在提高,型材廠增加了生產設備,訂單有顯著增量,但我們認為表征意義不大。云南省內的型材廠主要還是供給民用門窗為主,終端需求總量其實并不大,只有40-50萬噸/年,但是受限于省內型材加工能力不夠,所以還需要省外采購。這種省內供不應求的失衡,恐怕是推動云南當地型材產出提升的主要原因,而并非實際終端需求有多好。此外,云南40-50萬噸對民用型材的終端需求量還是在全國占比太小,不具有太強的表征意義。而從參與調研的山東鋁貿易商的反饋來看,今年山東臨沂及臨朐的型材消費情況都不樂觀,越大的型材廠情況約糟糕,越小的反而相對還好,因為小企業運作更靈活。

  第二,企業對期貨等金融工具及資金融資方面存在一定訴求。在談及期貨價格時,企業表現出較高的興趣,其對期貨市場的認識尚在初級階段,目前也并未提出明確的應用期貨工具的需求點,但由于企業長單供應廣東,也希望能夠學習其生意伙伴,對于了解和熟悉期貨價格及工具具有較強的意愿。此外,企業因為常備鋁錠庫存較高,也存在這部分資金盤活的訴求。據悉目前新疆鋁棒廠全部采用金融機構托盤方式盤活在途貨值,因為新疆到內地運輸時長過長,基本都需要1周到10天,中間資金費用損耗過大。

  貿易企業——

  D企業:

  1、企業簡介

  D企業是云南省鋁生產企業下屬貿易公司,是其母公司氧化鋁、碳素、鋁錠、合金及其他鋁加工產品的采銷平臺。其母公司經歷了1970年-1998年的初始發展階段,1998年-2018年的持續發展階段,自2018年至今開始進入中鋁體系之后,進入高質量快速發展階段。2018年5月27日云南省政府與中鋁簽訂戰略合作協議,今年1月1日D企業母公司正式并入中鋁,并全部引入中鋁公司管理模式。中鋁對D企業母公司的整體規劃是目前400-500億的資產規模在未來3-5年將翻一番,達到千億規模。

  2、現有產能情況

  D企業母公司一直在完善產品產業鏈條,從單一電解鋁產品,到目前已經發展為鋁土礦-氧化鋁-電解鋁-鋁加工,以及碳素制品等配套原料的鋁全產業鏈產品線。母公司目前擁有氧化鋁年產能160萬噸,碳素年產能80萬噸,陰極年產能2萬噸,鋁加工年產能70萬噸。

  D企業母公司共有7個電解鋁廠,每家產能規模在30萬噸上下,去年運行產能210萬噸,今年現在運行產能接近260萬噸。今年新投項目主要是大理鶴慶的溢鑫(規劃產能45萬噸,目前已投產逾20萬噸,剩余產能計劃明年投產)和昭通的海鑫(規劃產能70萬噸,目前已投35萬噸,另35萬噸產能計劃明年投產)。電解槽在98年技改后先是升級到200KA,現在已經涵蓋240KA、300KA、350KA、400KA、500KA等多種規格。從電解鋁向下游的衍生是母公司未來規劃的大趨勢,目前下屬電解鋁子公司中有的也實現了100%全部合金化,有的也有50%合金化。

  3、原料及成本情況

  D企業母公司氧化鋁產能在文山,碳素產能在文山和本部。氧化鋁產能自給率接近40%,其余60%通過中鋁和外部調配采購,后期中鋁廣西防城港項目出產后也會往云南來。

  云南地區電解鋁廠的綜合電耗指標在行業內居前,噸鋁電耗僅在13100-13200度,行業內可排到前1、2位,但電費較高,全年平均下來大約在3.5毛上下。

  4、采購銷售情況

  D企業母公司作為上市公司,各部位獨立經營。貿易平臺上有三大平臺對接下屬子公司,其中D企業負責氧化鋁和碳素統購統銷,并按市場化定價。除D企業外,還有兩家分別負責除氧化鋁和碳素外配套原料的采購,以及其他物資的采購。

  D企業每個月有8萬噸鋁錠在對外銷售,主要銷往廣東、廣西和重慶。鋁錠銷售體量,一般都是升水銷售。現在還有99.85高品鋁,未來也會出99.9鋁錠。

  D企業對下游結算都是按照先款后貨,企業對接的下游訂單情況尚可。

  5、與D企業交流感受

  我們從D企業側面了解了云南電解鋁新增項目的投產情況,從國家戰略層面要高質量發展的導向,云南走水電鋁的大方向沒有問題。目前包括D企業母公司下屬的子公司,神火,其亞,以及魏橋可能轉移的200萬噸產能,云南電解鋁產能遠景規劃可能會超過600萬噸,但是實際落地過程存在較大不確定性。這主要存在幾個不利因素:

  第一要考慮環境容量,目前D企業母公司分布在云南各地的幾個電解鋁廠都是30萬噸上下,不像魏橋走規模化經濟。規模化有非常大的經濟效益,但是云南現有的鋁廠很重視環境,綠化和環保都非常重視。未來如果短時間上馬這么多項目,環境容量是否能夠承受。

  第二要考慮原料供應和運輸成本問題,云南的電解鋁廠從碳素到氧化鋁,都需要依賴外省供應,這無疑會增加原料成本;而云南的鋁廠另一大弊端是對外運輸的物流成本也過高。

  第三要考慮電費和電力供應,云南電費要高于行業平均水平,以前高的時候5毛多,現在政策支持下也還是在3.5毛上下。另外,就云南豐水期的棄水量對應的發電量來看也不過300億度電,上馬100萬噸電解鋁產能,就需要100多億度電。當前云南水電供應量能否匹配未來這么大體量的電解鋁項目,現在有不確定性。而且,政府承諾的優惠電價,在實際落地過程中也存在一些問題。綜合來看,云南發展水電鋁的長期趨勢相對明確,但短期投產節奏需要謹慎對待。

(責任編輯:靜靜)
上一篇:

文山州鋁產業發展研究中心成立

成人免费试看